遇见莫言

发布时间:2019-03-01   浏览次数:

 

作者(穿制服者)和莫言在一起

作为一名从事税务工作的业余文学爱好者,自己能够在短短三年时间内与著名作家莫言三次“相遇”,实属三生有幸。这是机缘巧合,是上天眷顾,还是偶然遇见,个中缘由,无从细究。

记忆里,每次遇见莫言都有不同的感触,这种感触,更多的是对文学大师发自内心由衷的膜拜。他谦和的人品、温雅的文品,与他创作的那些魔性的、火辣的文学作品却是大相径庭。莫言的人格魅力,宛如他心目中的红高粱精神一样:正直向上、坚韧顽强、宽容淳朴、奋斗争光。莫言这种刚柔相济的性格,为他的文学创作注入了强大动能,给人的心智以很大启迪。莫言的文学精神,是文学王国里闪耀的星辰,照亮、温暖、激励着每一个心怀梦想的人的心扉。现撷取那些年我与莫言相见的一些故事片段和感受,以飨读者。

 

 

文学馆前的激情演说

 
 

 

第一次遇见莫言,时间是在2009年8月22日上午,地点在原高密一中。

当时的高密一中南广场,群贤毕至,少长咸集。虽是酷夏时节,但空气里却暗自流动着缕缕凉风,一种沁人心脾的清爽扑面而来。

这一天,对于莫言本人,对于家乡高密的父老乡亲,对于所有追求文学梦想的人来说,是一个特别值得纪念的日子。因为,在这里,即将举行一场旷世无双的莫言文学馆开馆仪式。

这一天,时任国家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山东省文化厅厅长亢清泉,山东省作协主席张炜,山东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高密莫言研究会顾问杨守森等文艺界名流,以及潍坊、高密市委市政府的部分领导莅临出席开馆仪式。我作为一名普普通通的文学爱好者,能受邀坐在来宾席的前排参加仪式,感到心潮澎湃,荣幸之至。现在回想起来,能够参加这样的盛典,享受和聆听当代著名作家莫言的精彩演讲,是一件让自己终生难忘的事。

依稀记得,那天站在主席台上的莫言身着传统的中式服装,在他的身后,是已经建成的莫言文学馆。在众人面前,莫言留给大家的印象是内敛沉稳,举止文雅,笑容可掬,和善可亲,一点文人的痞气、傲气、酸气也没有。

轮到莫言发言时,全场顿时鸦雀无声,显然,这是一场包括我在内的所有人都期待的精彩演说。莫言在演说中用标准的普通话娓娓道来,没有官式语言,没有文字套路,一切都是由感而发。他表示,要把文学馆里的“莫言”抛在身后,轻装上阵,继续向前走。演讲临近结束时,他又说:“今天的剪彩仪式对我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激励,也是一个新的起点,我要努力创作,不能滞步不前,要更加深入地了解故乡的经济建设、文化建设和新时期的生活,写出具有更高的思想和艺术水平的作品,来报答高密市80多万父老乡亲和这块黑色的大地对我的养育之情。”

从莫言充满豪情的演说可以看出,这位从高密东北乡走出来的“文学汉子”,从来不把文学馆的建立作为炫耀、标榜自己的资本,而是笃定以此作为创作的动力源,把奉献更多更好的文学精品作为新时代作家的生命和梦想而不懈努力。正是因为有了这种文人风骨,莫言从创作初期就坚守躬身写作的韧劲和激情,先后创作出版了《红高粱家族》《檀香刑》《四十一炮》《生死疲劳》《丰乳肥臀》《蛙》等几十部脍炙人口的小说。因其作品的文学价值和社会影响力,2012年,莫言荣获诺贝尔文学奖,成为第一位中国籍获得诺奖的作家。

 

 

见字如面的浓情抒写

 
 

 

第二次“遇见”莫言,是在2010年春节前,临近节日的高密城乡,到处洋溢着浓浓的年味儿。

确切地说,这次与莫言相见,是文字里的遇见。因了一次宣纸与书法的联姻,让我更加完整地认识了莫言。这“见字如面”的有趣故事,值得我一生回味和珍藏。

这年年初,我的首部散文集《行走的季节》已入选“齐鲁散文家精品丛书”,即将交付线装书局出版。当时负责该套丛书编写的山东散文学会编辑打来电话说书名将统一用印刷体时,我犹豫了一下,问是否可以请高密籍的著名作家莫言老师题写书名时,编辑部的同志欣然同意。放下电话,我又后悔我一时的冲动和妄想,莫言是名人,是著名作家,他能随便给一个无名之辈题写书名吗?几经考虑后,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先是登门拜访高密本土诗人李丹平谈了自己的想法,取得支持后,在李丹平的牵线搭桥下,莫言于百忙中为我题写了书名。因在外地出差,莫言非常负责地托人把他的墨迹带回高密,为我后期完成作品出版发行作了最完美的铺垫。通过这件事,可见莫言真诚、厚道、豁达的人品,丝毫没有坊间传说的莫言好摆架子难办事的问题。现在,每每摩挲和欣赏他为我题写的“行走的季节”五个行云流水般的字体,犹如触摸到了莫言老师胸襟豁达、为人诚朴的人文情愫。

中国传统古语说得好,“字如其人”。字,是人的意识、兴趣、追求等的集中反映,一手好字能给人留下好的印象。莫言的字,就如同他本人,文笔犀利,隽永洒脱,气和心平。

其实,莫言的声誉不仅体现在他丰硕的文学创作成果上,他的钢笔手写体,以及他的毛笔书法,在我看来,亦不能小觑。他年轻时写作,钢笔字笔迹写得较为规整、精巧,横竖撇捺,有板有眼。到了中年,他的行书钢笔字则变得风格雅意、飘逸灵动。关于毛笔书法,他擅长右手书法,左手书法也颇有建树,两者风格迥异、各有千秋,会让欣赏其书法作品的人眼前一亮、过目不忘。譬如,2017年他书写的“高粱红时月光明”,虽是硬笔书写,可以说是一幅最值得文人品味和欣赏的书法佳作,字里行间,无不闪烁着翰墨、诗境、意境、情感的灵光,莫言书法的独特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文学与书法的双重力量,驱动着莫言不断抒写精彩华章。

 

 

座谈会上的真知灼见

 
 

 

 

第三次遇见莫言,是在2011年9月29日,这个时节的高密,已是秋色渐浓、花果飘香。

这一年,原高密市国税局精心打造的行业文化品牌“躬先”文化,正伴随税务干部为国聚财、为民收税的铿锵步履,一路芳华,高歌猛进,绽放异彩,蜚声系统内外。为接受原山东省国税局文化建设观摩,高密国税人做足功课,积极完善文化品牌理念、打造税务文化宣传阵地。当时,我作为税务文化建设攻关小组成员,参与、策划和见证了文化建设的方方面面。为提升文化品牌的内涵和影响力,单位邀请到了著名作家莫言莅临指导文化建设。

在一间比较狭小的会议室里举办的文化座谈会上,大家济济一堂,气氛非常热烈。许多人都是平生第一次见到莫言先生,我算是第二次见到他本人,当时我坐在莫言的斜对面,第一次近距离面对面聆听莫言发表对文化建设的见解。

记得刚开始,莫言一言不发,表情显得有点严肃认真,在仔细倾听每个人发言后,莫言就如何加强行业文化建设发表自己的看法,他说:千文化,万文化,实际上我觉得它万变不离其宗。其最根本的宗旨,就是要结合本部门工作实践和人员特点,形成一种能够促进工作团结人心的氛围。行业文化有多种多样的表现形式,可以通过摄影、小说、诗歌表现出来,但深层次的还是要通过凝聚人心,团结大家,融洽大家,让大家心心相印,更重要的还是要提高每一个同志的敬业精神,个人自身的价值要通过对本职工作的敬业来得到落实,形成工作和日常生活互相结合的整体氛围,让大家感到心平气和。有了这种心境,税务干部必然会带着梦想去工作,必然会用真诚的笑脸面对纳税人。

莫言的一番对税务文化的真知灼见,让人受益匪浅。

座谈会结束后,莫言先生签名赠送了他获得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蛙》,他还应单位的邀请,挥毫书写了“躬身从税、昂首争先”八个遒劲有力的大字,在现场与每个人一一合影留念。印象最深的一个细节是,当莫言看到我和我的同事新出版的文学著作时,当场对这些业余写作者进行了褒奖,并指出了不足,提出了希望。

通过这次座谈会,让我从另一个视角领略到一位文化意义上莫言的别样风采,他对文化建设的独到见解,让人醍醐灌顶,如沐春风。

三次“遇见”莫言,让自己对文学大师谦逊的为人、绵厚的才情产生了许许多多的敬畏,相信这些敬畏伴随岁月长河的流淌,沉淀成历久弥新的文化记忆。

联系

莫言文学馆
邮编:261500
邮箱:59533158@qq.com
地址:山东省高密市文昌街569号
版权所有 莫言文学馆 2018-2030 鲁ICP备09017823号
地址:山东省高密市文昌街569号 电话:0536-2337227
邮箱:272574416@qq.com 59533158@qq.com

扫一扫访问移动端

分享到

取消